资讯中心
推介 | 珠海斗门白蕉镇:历经二十余载发展成国内最大猛犸牙雕基地
时间:2024-05-29      来源: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       浏览量:3      分享:
西伯利亚冰层下沉睡万年的猛犸象牙,历经长途跋涉,最终在珠海斗门白蕉镇找到了它们的归宿。在这里,古老的象牙被赋予了新的生命,经过匠人的巧手雕琢,化身为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穿越时空的界限,走进了千家万户。
在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榕益村,一场关于传统与创新的蜕变正在上演。经过20余载的沉淀与磨砺,猛犸牙雕不仅在这里重获新生,更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成为珠海市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
据不完全统计,榕益村的猛犸牙雕产量占全国的80%以上,这里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猛犸象牙聚集地和生产基地。从一家家前店后厂式的商铺中,可以看到猛犸牙雕艺术的繁荣景象。匠人们忙碌的身影,刻刀下翻飞的技艺,都在诉说着这个产业的蓬勃发展。
缘起:港澳资企业带来牙雕技艺
猛犸艺术阁、猛犸行、龙之腾工艺、“冰河世纪”博物馆、牙雕交易中心……在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榕益村主街上,前店后厂式的猛犸牙雕店铺沿街而兴、鳞次栉比。
“白蕉镇榕益村能成为牙雕技艺的卧虎藏龙之地,源于一次机会。”珠海市工艺美术学会常务副会长蔡荣新见证了榕益村牙雕的浮沉。

上世纪80年代,内地开放港澳资金进入内地设厂,不少港澳商人纷纷在珠海开设“三来一补”企业,其中就包括10家左右的牙雕厂。珠海作为最早一批对外开放城市,自然吸引了不少南下打工者,一些进入牙雕厂工作的员工,经过来自港澳牙雕老师傅的言传身教,逐渐成为熟练的牙雕工艺技师。
但到上世纪90年代,野生动物保护风起云涌。做牙雕势必要取象牙,“禁牙令”一来,牙雕就陷入原材料不足的困境,牙雕技艺自然也面临失传。这些位于珠海的老牌港资澳资牙雕厂被迫解散,只有部分牙雕师傅继续扎根在斗门区白蕉镇的榕益村、东岸村等地,艰难地传承着牙雕技艺。
不久后,一个机会出现了。万里之遥的西伯利亚冻土层,埋藏着万年以上的猛犸象不断出土,白蕉镇榕益村的牙雕师傅们看到了转机,牙雕所需的象牙有了替代品。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切磨后的猛犸象牙与现代象牙非常相似。不仅如此,猛犸象牙的硬度更高、密度更大、光泽度更强,同时,猛犸象牙还有独一无二的牙皮,更具古朴风韵。
正因此,在利用猛犸象牙进行牙雕创作时,他们更倾向于根据牙皮纹理,运用包、裹、藏等手法,做成山涧、峭壁、怪石等自然景观。这让猛犸牙雕制品更具趣味性和艺术性,也使得牙雕技艺从“穷途末路”变成重焕生机,形成独立的猛犸牙雕技艺体系。
“猛犸牙雕鼎盛时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当时营商环境和经济发展势头都十分迅猛,但到了疫情前,进入低迷时期,即使这样,牙雕匠人仍然在坚守,很少退出牙雕圈。”蔡荣新说。
现状:国内最大猛犸牙雕生产基地
史料记载,猛犸象在距今13000年前已经灭亡。经过不断探找,在西伯利亚的永久冻土层中发现了沉睡万年的猛犸象牙。“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起,猛犸牙已经替代非洲象牙,成为传承中国传统牙雕艺术的理想替代材料。”作为一名工艺美术师,蔡荣新认为,猛犸象牙的开发利用,不仅有效地保护了大象,更使我国古老而精湛的象牙雕刻技艺绝处逢生。
榕益村两委在2012年通过一个偶然机会,接触并深入认识到这一特色产业后,意识到商业前景和增长潜力较强,因而积极联系拜访有关猛犸专家和商户,并以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较低的租金成本吸引商家落户,沿村口主路两侧形成猛犸牙雕一条街,不断发展壮大并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
经过十余年自然集聚发展,在榕益村、东岸村一带逐步形成猛犸牙雕加工贸易一条街,商家近130家、从业人员3000余人,建成完整产业链。
在上游原材料方面,俄罗斯西伯利亚雅库特地区每年出土的猛犸象牙原料约90%(50吨-60吨)出口到珠海,主要集散于榕益村、东岸村,年销量占全国80%以上,年销售额约5亿元。
在产能方面,榕益村近三年来年均产值达6-7亿元,每年可实现村民租金增收近300万元,户均增收约6000元,村集体收入约10万元,成为发展富民兴村产业的重要发力点。
“珠海已经成为我国最大的猛犸牙雕生产制造基地,国内80%的相关产品都出自这里。”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牙雕专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珠海市工艺美术协会会长刘凤海介绍,其中尤以斗门区的榕益村、东岸村最为聚集,有2000多人从事相关行业,年产值达3亿元左右,是近年来国内规模最大的猛犸牙雕集聚地。
专家:猛犸牙雕极具收藏价值
提到牙雕制品,很多人的第一印象肯定是名贵,确实如此。
据榕益村的众多牙雕店家介绍,普通的手串,这类挂件用料不多,但十分精致,已经是牙雕作品里很便宜的一档了,价格也要千元以上。
稍贵一点的是摆件,比如牙雕笔筒。这类产品价格基本在万元以上。价格高低主要看技师的雕刻手法,能体现雕刻技艺高下的首先是图案,有的雕刻技法很细腻高明,比如用立体感很强的浮雕手法,有的是雕刻出的画很有想象力,这很考验美术功底。榕益村内很多雕刻技师都有很高的美术造诣,真正是卧虎藏龙之地。
再贵一点的就是鬼工球。做法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把猛犸象牙雕刻成一个球体,然后在球体上刻出各种造型。但球的造型变化多端,很考验人的艺术能力,球体越大,能够发挥的空间也越大,价值也就越高。
就雕刻而言,最好的一种情况自然是用一整个猛犸象牙雕出一个作品,这类作品工艺反复,就像做一幅长轴画,耗时比较长。
类似原石摆件,那价格就感觉天花板了。能成为猛犸象牙原石摆件的猛犸象牙,一般具备尺寸大、质地好的优点,所以这类猛犸象牙原石摆件,往往价格不菲。
“目前,西伯利亚的猛犸象牙还处于出土高峰期,货源充足,不过其总量终究是有限的,毕竟这是不可再生资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猛犸牙雕可是有收藏价值的。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珠海市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原珠海市斗门区猛犸雕刻艺术协会会长、牙雕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何爱群告诉记者。

传承:让更多年轻人扎根牙雕行业
榕益村内,蔡荣新的店铺位于榕益村中间位置,是典型的前店后厂模式,店内大大小小的牙雕工艺品琳琅满目。“这些小牙雕工艺品可以挂在手机、包包上作为饰品,出货量挺大的。”蔡荣新介绍,像这类小牙雕,有些线条可以快处理,有些线条快不得,像面部修饰、眼部处理,一点也不能马虎,想快也快不起来。
历史已被尘封,猛犸象已成过去,但猛犸象牙却被发现挖掘,并被雕刻成不同的作品,以供欣赏、典藏。开料、起胚、粗雕、精雕、打磨、刻画、着色、抛光……一件价值数千元的精美饰件,需要数天时间完成;而价值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大件,快则几个月,慢则数年不等。
蔡荣新出生于世界石雕之都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从小喜爱雕刻作品,1992年跟随澳门著名牙雕大师学习雕刻,从此“着魔”。他不仅是中国牙雕产业数十年来的发展、变化的见证者,也是猛犸牙雕在珠海发展史的书写者。
岁月见证初心。一件牙雕作品的创意和布局、每一次下刀,都需用心、用神、用意,考验着专业技艺和素质。“一件好的牙雕,来自于一份情结,更包含着一种传承责任感。”蔡荣新表示,“我比较擅长猛玛牙雕传统雕刻,并在此基础创新风格,让更多人接受和喜爱,这一做就是30多年。”
“初学者通常要三至五年才能够掌握象牙雕刻的技术, 要想雕刻精品,则需经过10年以上的历练,而要成为大师,就得呕心沥血付出一生。” 蔡荣新介绍,不同于其他行业,艺术品行业多采用人工打造,很难实现自动化,相应的形成规模不容易。
在蔡荣新看来,传承的过程就是掌握技艺的过程,也是勤学苦练的过程。“在当下,并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接受猛犸牙雕这项技艺。”蔡荣新表示,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年轻人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和熟知,没有产生浓厚的兴致。
在猛犸牙雕产业发展过程中,如何想方设法吸引更多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至关重要,关乎行业发展动力和前景。为此,他建议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举措。比如,尽快将猛犸牙雕纳入非遗名录,提振猛犸牙雕从业人员的自信感、认同感和价值感,激发年轻人热情,沉下心来学习、历练;尝试和引导猛犸牙雕作品向年轻化转型,进一步挖掘年轻群体和时尚群体市场,让更多年轻人目光关注于此;扶持和协助专业技术人员职称申报,让年轻人尽快成长早日成才;在本地职业院校开设相关课程,在大学生中间进行推介、学习、传承象牙雕刻技艺。


责任编辑:张书鹏

文章来源:中国网

上述文字和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对该文字或图片权属若有争议,请联系我会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