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开讲 | 荣念曾:手工艺——创作的根源——在“手工艺50人论坛”2023世界峰会主题论坛上的演讲
时间:2023-11-26      来源: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       浏览量:11      分享:

“手工艺50人论坛”2023世界峰会于2023年10月27日—28日,在温州市空港万豪酒店隆重举行。来自世界六大洲的手工艺界大咖,齐聚盛会、开坛论道、碰撞思想,奉献智库观点、发表学术洞见、达成理论共识。

在“设计赋能、创造价值”主题论坛中,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召集人、香港进念二十面体总监荣念曾以“手工艺—创作的根源”为题,做主题演讲。
手工艺是创意的根源。艺术如何衔接手工艺,手工艺如何拓展成艺术,这是我关心的问题。关于手工艺我有几点观察:手工艺是出自民间基层智慧,民间非常注重对材料生态。民间也懂得游戏玩物,但是也懂得应用实用的两条轨道。同时,手工艺往往令艺术界反思创作及再创的概念。当然这些都启动我们思考“跨界别”艺术与工艺合作之重要性。学术界凭交流及研发的经验,也可以推功工艺及艺术互动,将互动发展成为创新。


我是做跨媒体创作舞台创作的,因此也常常在问艺术与手工艺与学术三者之间关系在哪里?怎么分工衔接?当然我认为我们杰出的手工艺有很多关于实践的智慧包括和生态环保有密切关系。作为艺术创作工作者,传统工艺也启发我们思考什么是创作源头和流程。比如来自农村的手工艺工作者他们可以直接用仍有生命的材料,而作品可以延续保持这些作品的生命力。这里,已经涉及植物科学环境科学。我们工艺匠人不断冲在前面实騐创作,他们的创作需要业界外专家去分析去研究,然后将这些分析研究回馈给他们。当然我们明白当下工艺逃避不了商品化产业化问题。但是我们仍然希望手艺人可以继续以往经验中独有的大胆实验精神。


让我在这里介绍我过去四次和手工艺有关的创作经验个案。它们是葫芦工艺,嘓嘓盒子工艺,纸牌游戏的工艺,竹棚花牌的工艺。


葫芦工艺:


第一次接触葫芦工艺是在天津。椐说这工艺应该是干隆年代开始发展的创作。那是利用印章立体化来塑造尚在成长中葫芦的形状。也就是在葫芦成长过程中,将它装在一个模子里面,然后长成各种形状。塑成古鼎也有花瓶。这工艺玩器风行清朝干隆的宫廷。最明显影响后人发展的就是方型的西瓜。当然还有萍果上贴纸的喜果,也出自同一概念。我对仿古玩器没什么兴趣,反而看到将葫芦长成厐大的水果很感兴趣,尤其是长成梨子的模样。启发我发展了“指鹿为马”的装置,在香港文化博物馆展出。那是2022年的事。


嘓嘓盒子:


第二个个案是我有一次在上海养病,然后我在邻近花鸟市场里面见到卖很多很小的木盒子,他们就说里面是装会唱歌的虫,放在床旁边枕下就可以睡觉时听歌。这是民间发明的失眠灵药。我当时觉得对盒中小虫很残酷,因为盒子像监狱,小虫一生一世关在里面就只能不断地在叫。那也让我想起我们在做剧场,其实也是有这种的这种“兔死孤悲”的感触。我就找到做盒子工匠,他是住在苏州已经退休解放军。我委约他做了一批盒子。然后邀请艺术界朋友将盒子当成他们的舞台,各自创作他们的监狱装置,“舞台是监狱”是我借民间手工艺嘓嘓盒子伸展成一次系结文化界人士集体反思自嘲性的创作。参加人士包括设计师(靳棣强、刘水康、陈瑞宪)画家(王纯杰、周士心)电影导演(贾璋柯)文化政策订定者(陈郁秀)艺术管理(辜怀群)舞台导演(佐藤信)剧场表演(林怀民、柯军)音乐家(瞿小松)企业家(杨敏德)等等。第一次的展出在新加坡。


纸牌游戏工艺:


我一直在尝试研究我们中国的成语之结构。我研究成语的始因是我做了一个计划叫“天天向上”的概念漫画项目。这成语头两个叠字非常有意思。然后我就选了一批同样结构的成语,总共64句,印在64张卡片上,装在一个盒子里,成为卡片游戏。北京的朋友帮忙制作,他问我有没有包装的想法,我想了想,香烟令人上㽼,用烟盒也不错。他们真的找到烟盒制造商,因此将这些卡片装在烟盒?。我就送给朋友当纸牌游戏去玩。


第二套卡片灵感来自“石头记”,“石头记”文本当中有“莫失莫忘”及“不离不弃”,这个成语结构启发我创作第二套卡片。比如忧国忧民,上纲上线,恶有恶报、欲仙欲死等等。同时成为1997年舞台剧“石头再现记”派给观众的场刋。没多久,我又用这些成语创作一个以六九年北京国庆红衞兵见毛主席录象片段为本,剪成二十分鈡的再创录象:名为“石头记备忘录”,我用了这些成语,编排次序,叠在影象上,成为剧本。也许这是我对过去早已经成为历史的影像,作出注脚。


第三套卡片是2014我为配合美国华盛顿史密松尼亚博物馆委约我的“天天向上”竹棚牌楼装置计划,做了一套全部“天”字头的成语,因为这是在美国首都独立广场的“文化外交”活动,这批卡片全用双语,成为文化交流学习言语的工具。天字头成语比如天下无敌、天人合一、天长地久、天崩地裂、天诛地灭、天上人间等等。其中有几句同时都镶在华盛顿花牌牌楼上,符合香港装置花牌文化的概念。


第四套卡片是我借“心经”发展出的全部有“心”字的成语。比如心想事成、心情舒畅,心有灵犀,狠心狗肺、枉费心机、碧血丹心等。这套由“心”入手的卡片,这次创作是我向替我做心脏手术的魏大夫致敬。没有多久“心经”成为朋友们唯心卜算的游戏。


最近2023 一套第五套,我由64张改成52张卡。名曰“口头禅”。这次成语全部有口字。比如口是心非,顺口雌黄,有口难言,祸从口出,三岔路口。


我的创作是为了玩,也是为了学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它变成商品,或者宣传什么大道理。的确好多朋友曾经劝我推动成语卡片成为电脑网络公关游戏,拓展更大的市场。有些朋友认为这些卡片大有可能在中国取代西方“扑克牌”文化。


竹棚花牌工艺:


刚才开场那张照片,那是中国南方独有的竹棚工艺,我将它移至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独立广场。背后是囯会大厦,前面正中面对着的是美国独立纪念碑。


那是2014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委约我的装置创作。这件作品我以天天向上及好好学习为题建造一个四十米濶十米十米高十米深的“天安门”竹棚牌楼,当中墙洞上的扁是“入门需知”。这是我首次接触到文化外交的项目。


当我接受了委约,我对他们也附带条件,就是同步进合工艺发展研讨会。将工艺交流放眼更长远的视野。博物馆负责任人同意了,对西方来说研讨会顺理成章,至于讨论的问题怎样跟进就是另一回事。史密森尼博物馆是世界第一流最大的博物馆群。他们工作态度还是值得学习,比如他们资询我创作的牌楼位置能不能侧向面对着地铁站的门口,因为那是一百万观众入场之地。我说不行,我一定坚持要在这个位置地点,这个方向。博物馆最后被说服。我在创作同时进行,也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手工艺品展览。他们被安排成摆地摊的形式,这里包括顶端中国工艺的景德镇瓷器苗族银器侗族服装等等。他们都认为地摊这种展示的形式有很多问题。我想这?可能回到文化交流展覧设计既然代表了国家,能否更专业。中国负责文化交流的研究,尤其是我们的学者,如果可以多协助一下手工艺人的话,了解一下他们的问题的话,可能这些展览就不会好像去了一个异国色彩低层次在摆地摊。这是文化交流,文化外交的学问。


这是2022我在香港文化博物馆的花牌竹棚创作,在博物馆的内庭里面创作了四面包围都是竹棚和花牌内向的装置。这是回应我在八年前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创作。老实说其实有太多关于博物馆、文化交流、文化外交如何拓展工艺发展应该讨论的。最后还是需要反思关于它们的体制,如何与时具进。体制如何跟文化倡议发展与时具进。除了文化工作组织,还有教育工作组织等等都需要与时具进。当然还有一文化外交人才培育等等的体制。我想下一步还是回到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的未来推动工作的蓝图,真是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张书鹏

文章来源: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秘书处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